立即订阅

藩国这本关于采访技能的书籍不仅保留了约翰布雷

2020年07月15日 03:07 来源于:牙克石财经网
这本关于采访技能的书籍不仅保留了约翰·布雷迪鲜活采访经验,还涉猎了当时一些最知名采访者的经历,因而也成为把八九十年代众多工作者的采访宝典。

这本关于采访技能的书籍不仅保留了约翰·布雷迪鲜活采访经验,还涉猎了当时一些最知名采访者的经历,因而也成为把八九十年代众多工作者的采访宝典。

《The Craft of Interviewing(采访技巧)》1977年在美国出版,它的封面上写了这样一句话,“it seems to say almost everything about talking to others for publication(它关乎为出版与人交谈的所有事) ”。1986年,一个由中国出版社出版的小开本册子问世,就是它的译本。在书籍的前言中,有一段译者的话:

“应当指出,书中还介绍了某些猎奇于美国社会中的一些不健康因素(如同同性恋、吸毒、追求性感等)的具体事例,这也是我国读者参考本书所不可取的。因为这种经验和技巧既不适用于我国的国情,也与我国工作者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职责相去甚远。”

这些话带着中国八十年代的时代印迹,紧接着,话语反转,“出于对作者的尊重和对美国社会的了解,本书保留了原文全貌”。

这本关于采访技能的书籍不仅保留了约翰·布雷迪鲜活采访经验,还涉猎了当时一些最知名采访者的经历,因而也成为把八九十年代众多工作者的采访宝典。

如今,灰色横条纹书皮的小书就在著名特稿、非虚构作家南香红的书房里,它夹在众多文学书籍之中,里面书页已经泛黄,但封面内页都被保存得完好无损。如今,这位已经退休的仍非常爱惜地翻看它。

“有些从事写作的人会说,采访很简单,就象邀请一个陌生人同去吃饭那样简单。”约翰.布雷迪并不认同,他说,

“采访象大多数猎奇探幽的事情一样,也是一门技艺和专业,它近似于一门科学,有时也是一门艺术。”如同其他任何采编职业一样,采访者需要获取经验和技能才能日趋成熟。不仅仅在写作领域,采访在非虚构文学领域同样重要。

约翰·布雷迪这样描述70年代非虚构在美国的情形:

“非虚构类文学作品是当前的时髦货色。半个世纪以前,市面上畅销的是虚构类,现在情况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。今天的美国读者看来喜欢事实甚于虚构。大多数刊物都登载独家式的文章。据《出版者周刊》报道,在1975年出版的三万种新书中,虚构类只占二千四百零七种。甚至我们中间的小说家也日益众多地转向非虚构的写作方法。像杜鲁门·卡波特的《在冷血中》,约瑟福·温鲍的《洋葱地》,詹姆斯·米切纳的《夏威夷》,阿悲·黑利的“调查”小说《机场》和《车轮》等畅销书,都是经过数月的采访,收集大量事实之后写成的。”

近年来,中国非虚构文体逐渐被熟知并兴盛。在国内非虚构“讲故事”的范畴内,有一部分故事来自亲历者的回忆,但更大比例的创作则依赖不断进取的“采访”手段,而专业采访技能的意识还未在绝大多数国内非虚构作者中建立。

约翰.布雷迪说:

“一个作者,不管他多么富有才华,如果采访无方,他的才华就得不到充分施展。当今工作中最有价值和最具独创性的成就,通常都是从采访中得来的。《杀人犯和其他友好的人们》(一本记载与另外几位谈话的书)的作者丹尼斯·布赖恩说:“我们对我们同时代人的最生动的印象是通过采访得来的,这种情况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明显。几乎每一件重大的事情,都是通过一个人问另一个人才让我们知道的。因此,采访者处在具有无可比拟的权力和影响的位置上。”

意大利名记奥琳埃娜·法拉奇

作者约翰·布雷迪是《作家文摘》,也是一位有成就的采访者。做相关研究、面对面地围绕主题进行访谈、轻松跨越危机、进行强硬提问、记笔记(如果需要的话,可以偷偷记录下来)、录音...... 这些,你知道以后在私人频道就再也不会听到这首歌了。(垃圾桶只在私人频道有效)么?

“采访,就是跑腿,会见各种人物,满足好奇心。采访,就是一位知名而深不可测的妇女坐下来说:“好吧,请问吧问什么都可以。”采访,就是你从未听说过的某一位陌生人(而你的部却告诉你:“去了解他!”),通过他的秘书在里冷淡地答复你:“哈根道夫先生今天太忙,不能和你谈活。他明天就要启程去菲律宾了。”总之,采访就是始料不及。采访的乐趣与格洛里亚·斯坦内姆在次谈论一般写作问题时所说的别无二致,即认为“这是唯一能够经受职业上的三种考验的事情,那就是:(1)只要我动手做这件事,我就不会想到还有其他该做的事,(2)这件事会产生一种使命感,有时更是一种自豪感;( )这件事会担风险。

采访者需要实事求是,因而,他的工作既不需要艺术创作的 ,也不需要有科学般的确信。采访者不像科学家没有什么‘规则’可循;好的作者每天都能打破常规,获得重大的引证材料。《 》杂志的果访、《根》和《马尔科姆十世自传》的作者阿历克斯·哈利说:‘采访确实没有什么万应良策,我只是运用了凭我的经验所能想到的一切方法。’

唯一必须牢记的规则是灵活机动。提问毕竟是一场无法预料然而令人兴致勃勃的追击。”

如果你接触过优秀的特稿或非虚构作者,你会发现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并不是外向而热衷与人打交道的,但是敏锐的触觉和职业好奇心让他们成为绝佳的采访者。在三十多年前,约翰·布雷迪已经发现了这一点:

“我通常总认为,成功的采访是一个事关职业好奇心的问题(也有人认为出于纯粹的好奇心),需要克服作者天生的也是我原有的缺陷,而我遇到的大多数作者也同样不都是性格开朗的人;然而由于进行交流的欲望太强烈了,我们都超脱了自我而成了采访。这样做,也正是为了我们自己。”

采访者是否具有一种潜在的权力?

“在采访中,你会产生一种有节制的权力感。它不是左右一切的权力,而是洞察一切的权力—一是掌握着一把能开启采访对象思想密室的、自行创制的钥匙。这种权力感是短暂的,却坚实而真切。每当采访后的作品见报之后,你就会意识到其中的秘密已揭晓了,但也对另外一些人的生活不无影响。”

地平线“干货”栏目将持续为你推送有关约翰·布雷迪《采访技巧》中最有价值的采访技能。

《采访技巧》(中文版)

《作家文摘》的约翰·布雷迪( John Brady)本人也是一位有成就的采访者,他为提问艺术编写了一份不可或缺的指南。《采访技巧》以生动的、脚踏实地的方式涵盖了采访过程的所有方面——获得采访机会、做第三届粤港澳名厨峰会组委会秘书长陈洪波致辞相关研究、面对面地围绕主题进行访谈、轻松跨越危机、进行强硬提问、记笔记(如果需要的话,可以偷偷记录下来)、录音、处理非公开信息、结束采访、验证采访成果并写下来。布雷迪还在书中写了许多轶事,揭示了我们这个时代一些最知名的采访者的经历。书中还包括一个采访历史附录,值得关注。

(:王怡婷)

过敏性皮炎的护理诊断
灰指甲脚趾头肿了怎么办
佛山哪里专业治白癜风
关键词:
友情链接